童年.高雄市@1961

不記得的童年影響最深

記憶中,童年過農曆年,母親為我們準備新衣,父親安排孩子去照相舘照沙龍照。不知為何,我高中以前的照片很少看到笑容,笑得最燦瀾的一張是3歲農曆年的沙龍照,這也是目前為止找到最早且有笑容的照片。

父母出生在日據時代,均受過正規學校教育(父,高中;母,小學),在那個貧困的年代,人丁存在的目地是產生收入或提供勞動力,周遭隣居家長盼望孩子快快長大好承接家中經濟責任,我的父親卻很堅持我們應該好好受教,他深信唯有讀好書才能翻身,童年的我只能讀學校的教科書,其餘皆被拒絶 (包含遊戱、和同學互動等) 。他的堅持伴隨很多規定與限制,没有解釋,没有妥協。小時候覺得非常孤獨,甚至非常不幸,中年後才理解、諒解和感恩。

或許貧困讓人早熟(包含未成年的孩子),以前的孩子雖不解甚至無法諒解父母的作為,但能試圖包容,努力的想減輕他們的負擔。現在的孩子生長環境相對富裕,父母也努力學習跟上孩子的思維,但孩子意圖減輕父母壓力的作為似乎愈來愈罕見。

或許現代人保養太好,父母外型看不出內在的老,孩子內心永遠住一個長不大的小孩,所以角色無法順利轉換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