蔣中正.慈湖.大溪.桃園市@2014

1927年12月1日,蔣與宋美齡女士於上海結婚。[2]:14當天,上海《申報》刊登兩則啟事,一是蔣宋聯姻,一是蔣之離婚聲明,聲明稱:「毛氏髮妻,早已仳離;姚陳二妾,本無契約。」

桃園市大溪區境內有大漢溪流過因此得名,2012年曾榮獲觀光局舉辦的"台灣十大觀光小城"第1名,其中石門水庫和大溪老街是著名景點。本區還有台灣第1-5任總統蔣中正先生安厝於"慈湖陵寢",第6-7任總統蔣經國先生安厝於"大溪陵寢"。所謂安厝並未入土只是停柩,我簡單的思維,將這和埃及木乃伊相比擬,然而,埃及人相信永恒生命說,木乃伊的存在乃為復活的靈魂保留,而二蔣的不壞之軀為何而留,没研究不置評。

英雄的一生留下很多事蹟,給他人整理,我只敍述我的體認。平凡如我參觀慈湖陵寢,只想看看英雄平凡的生活面及他人為他做的雕像,至於英雄的靈柩我是没興趣的。小時候吃過英雄不少顆壽桃,高中時還莫名其妙的為他戴孝一個月(那個月台灣世界只有二個顏色,黑和白,連彩色電視都自動變黑白電視,没人敢要求退費),有很長一段時間大家不敢直呼其名(有點像哈利波特的黑魔王佛地魔),最大限度為"蔣公",多數時侯為"民族英雄"或"國家的救星"。

英雄和他明媒正娶"契約夫人" (英雄認為没契約只能稱妾,不知髪妻有無契約,但"陳妾"據說也是大大宴客在眾親友面前迎娶的) 生活和你我没二樣,在書桌讀書或畫畫,在浴室洗澡和如厠,在床上讀聖經(有點不一樣),較奇特的是英雄的書桌多個碗和鏡,或許英雄需要碗或鏡中的影子觀察周遭人的行徑(碗和鏡真有其物,但功能純屬作者虛構)。他的物品非白即黑(或深珈啡色),明察秋毫,從心理學觀點看,英雄可能有潔癖或没安全感,就形而下的層面看,英雄和凡人相似,至於形而上的部分,凡人不得而知。

書桌,毛筆架、電話可以理解,但碗和鏡子??(數白髪或青春豆??)
書桌上有毛筆架、電話可以理解,但碗和鏡子呢?(數白髪??擠青春豆??偷窺??)
臥室,床上小讀書桌
臥室,床上小讀書桌
浴室一角
浴室一角
蔣夫人畫畫桌
蔣夫人畫畫桌
各式各樣的蔣中正雕像
各式各樣的蔣中正雕像

英雄和凡人另一差異為他留下很多雕像,大大小小,全身半身人頭,站立坐姿(没有躺著或趴著或跪著),大大的公園只擺單一人像,初看時很詭異,再看每個雕像的說明覺得很滑稽,喜歡自己的平凡,生前不被鑄像,死後不被遺棄或噴漆。

這個雕像原本在高雄中正紀念館,後來被拆除,再被組合,部分組件已不見,組合者用綱條代替,我覺得是全園最帥的一尊雕像
這個雕像原本在高雄中正紀念館,後來被拆除,再被組合,部分組件已不見,組合者用綱條代替,我覺得是全園最帥的一尊雕像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